破局!生鲜农产品下行的必由之路

图片

过去,一提到农产品冷链物流,人们往往只将其与生鲜农产品上行挂起钩来,所以,笔者一直有个疑问:上下是相对而言的,既然有生鲜农产品上行,那就应该有下行。那么,问题跟着来了,生鲜农产品该如何下行呢?


问题的答案其实早就存在,只是一直没有上升到理论和实践的高度而已。


让我们把目光回到去年底,2021年12月13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举行“十四五”冷链物流发展规划专题新闻发布会,会上,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部门领导专门回答了这个问题,指出:《“十四五”冷链物流发展规划》的重点之一,就是在生产端(供给侧)做好生鲜农产品上行的同时,在消费端(需求侧),也要做好生鲜农产品的下行,并在此基础上打造生鲜农产品双向物流的新格局。笔者理解,这一新格局的形成,既离不开冷链双向这一利好政策的推动,也需要尽快克服影响下行的两个短板。

【利好】

农产品冷链双向物流

已进入十四五规划

图片

其实,说到双向物流,并不是什么新概念,多年来,农村物流一直是双向存在的,只是在这个双向中,下行的商品往往不是生鲜农产品,而是工业消费品;这当然也可以理解,长期以来,生鲜农产品上行主要是解决城市消费者吃的问题,工业消费品下行则是为了解决农村消费者用的问题。正是囿于人们对农村双向流通的这一传统理念,所以,生鲜农产品双向冷链如今被写入十四五规划,才会造成一些人的不理解,他们会说,农民本来就是生产生鲜农产品的,自产自销,缺的只是用的穿的等工业消费品,吃的问题既然在家门口就能解决,何必还需要生鲜农产品下行呢?之所以有这种认识,究其本源,还是由于对农业、农村、农民这“三农”的理解还停留在传统理念上,即我国农业、农村、农民长期以来都是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为主,除了用的和穿的等工业品,别的都能自给自足,不啻如此,还比城里人吃得更新鲜,房前屋后随便哪里,都有自家种的水灵灵的蔬菜瓜果,更不消说,村里的农产品种养大户,完全能满足全村、全乡乃至全县人吃生鲜农产品的需要。


其实,生鲜农产品下行本来就是双向冷链的应有之义,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不同方面。生鲜农产品上行的含义尽人皆知,无须多说。下行则是指农村消费者也能通过冷链,在网上购买生鲜农产品,形成冷链物流“上行下行一张网”,从而让农村消费者也可以像城市消费者一样,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来自天南海北的各种生鲜农产品,而不是像过去那样自产自销,只能吃到本村、本乡、本县的生鲜农产品。


对于农村来说,生鲜农产品上行与下行最根本的区别就是,上行主要是为了满足城市消费者的生活需要,同时帮助农民增收;而下行主要是为了满足农村消费者对美好生活日益增长的需求,促进农民群众的消费升级。为此就必须打通生鲜农产品下乡进村新通道,即在上行的同时,还要让全国各地的生鲜农产品通过冷链下乡进村,特别是在已经实行国家地理标志农产品的今天,让农村消费者在农村也可以像城里人一样,吃到本地没有、来自全国各地的特色生鲜农产品。

【短板一】

农村电商目前还是一只手

图片

事实上,电子商务下乡进村并非是一件新鲜事物。早在2005年,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鼓励发展电子商务等新型流通方式。此后,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会对农村电商作出新要求,譬如实施“快递下乡”工程、建设农村电子商务发展基础设施、推进“互联网+农业”、完善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体系等。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又再次对农村电商提出新要求:实施“数商兴农”工程,推进电子商务进乡村,为全面乡村振兴插上“数字化”翅膀。


生鲜农产品冷链的双向运行这张网的编织,无论上行还是下行,都离不开农村电商这双无形的手,然而,笔者发现,目前大部分地区的农村电商还只有生鲜农产品上行这一只手,下行则基本上还都是以工业品为主。那么,这是什么原因呢?


是农村消费者不需要生鲜农产品下行这只手吗?当然不是,而是由于我国农产品生产和消费的地域性发展不平衡:我国地势西高东低,复杂多样,山地、高原、盆地、平原等多种地理形态,造成了我国农产品生产环境的差异性,全国呈现为产地端和消费端“东密西疏”的市场格局。虽然随着电商和冷链业的飞速发展,对于城市消费者,这已不是什么问题,别说全国各地,就是国外的各种生鲜农产品,也能随时下单买到;可是,对于农村消费者特别是处于偏远地区的农村消费者,目前还没有这个口福。


是农村消费者没有网上购物的习惯和手段吗?当然也不是。据2021年数据显示,农村地区92.98%的家庭拥有手机,农村使用网络购物人群数量越来越多,据农村消费者抽样调查,网购在日常消费的占比平均水平为27.65%。但是,农村网购消费的主要商品为价格较低的服装和日常用品;而且,生鲜农产品网络消费几乎还是空白,农民消费升级还只是停留在文件中、口头上。


综上所述,生鲜农产品下行,由于其产品供给侧的广泛性和需求侧的分散性,必须依托于农村电商这个大平台。这个大平台,具体说,就是在消费端,推动电商和冷链服务网络向中小城镇和具备条件的农村地区下沉,鼓励供销合作、邮政快递、交通运输、电商等企业共建共用冷链物流设施,打通高品质生鲜消费品下乡进村新通道,扩大生鲜等高品质消费品供给。在此基础上,鼓励大型生鲜电商、连锁商超等企业统筹建设城乡一体冷链物流网络,加强城乡冷链设施对接,推动城乡冷链网络双向融合。

短板二

快递进村仍然难

图片

这里,需要先加以说明的,是与快递进村难相对立的农村快递需求的日益增长。2020年发出的835亿件快递中,30%是从城市发往农村,农村快递增速高出城市增速10个百分点。2021年12月8日,我国农村快递首次突破1000亿件,全国共有13.9万个建制村实现了快递进村,覆盖率为27%。但是,据国家邮政局统计,这1000亿件快递中,生鲜农产品快递的比例只有城市的十分之一不到。


快递进村难,主要是卡在了进村“最后一公里”上。据一家生鲜农产品快递公司反映,快递到乡镇很顺畅,再往村里送却遇到了阻碍。受限于缺少快递员、村里没有快递站点等原因,快递包裹常常在乡镇止步,快递进村的“最后一公里”亟待打通。


鉴于这一现实问题,有人提出可否探索生鲜农产品农村社区团购这一快递方式。说到社区团购,很多人会从字面上理解为针对的是城市社区和城乡结合部,其实,社区团购在生鲜农产品销售方面品种广泛、快捷便宜的这一优势,农村消费者同样需要。鉴于我国农村人口的众多以及乡村振兴的快速发展,今后,快递社区团购在农村市场的份额将会愈来愈大,甚至会从目前的蓝海变成为红海。


对于冷链快递业来说,生鲜农产品团购也好处多多:一方面,团购可以在采购上聚集需求、形成规模,降低采购成本;一方面,也能在配送端降低快递的边际成本,一个村,配送一两单,快递公司肯定是赔本的,但一个村配送十几单甚至更多,快递公司可能就是保本或赚钱的了。这样说并非空穴来风,社区团购时下在农村已开始兴起。农村消费者买菜买水果,过去是去镇里赶集上圩,现在可以在网上下单,既方便也便宜。


有人会问,生鲜农产品社区团购销社想法果然很好,但是由谁来做呢,首先是邮政可以做,因为其本身就有快递业务,正好顺应快递下乡,加之邮政网点遍布各地村庄,这是其他快递比不了的。但是邮政也有弊端,虽然邮政哪里都可以到,但是由于生鲜农产品的时效性,一些偏远地区的邮递网点往往跟不上生鲜快递下乡进村的需求。因此笔者认为,农村生鲜快递还是由农村商业流通的主渠道—遍布各地乡村的供销社来做比较好。这是因为,供销社的职能本来就是双向流通,但多年来,下行基本只是做种子农药化肥生意,一年两季,其他时间都闲着。由供销社牵头与邮政快递或其他快递公司联手,下沉到村一级,利用其本身具有的冷链措施和手段,做农村生鲜产品社区团购,既可以打通生鲜农产品下行,也可以搞农产品外销,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生鲜农产品双向物流。总之,无论是依托邮政还是供销社做快递进村,最终都要与现存的农村小店合作,而供销社的优势会更大一些,也具备生鲜农产品大宗低值快递通吃的能力。


特约撰稿:张签名

图文编辑:运营中心


640.jpg